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6 02:24:4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D614G突变会影响现在的检测、治疗和疫苗研究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安娜·艾斯豪直言:“整个国家陷入了火海之中,我们已经对此(疫情)失去控制。”该州另一位民主党众议员埃米·博拉则警告,最严重的情况或许还未到来。结合自己的从医经历,博拉指出,有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出现了变异毒株,即使致病性没有更严重,传染性也会变得更强,这对于美国未来应对疫情加大了难度。“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他说道。2020年7月3日,Cell杂志的一篇研究显示29%的新冠病毒样本都出现了D164G的变异,带有该变异的病毒早已在欧洲及美洲传播,并且感染细胞的能力较前增强,是否预示病毒传播力增强和对尚未上市的疫苗造成失效风险呢?特别是北京这次疫情反弹中发现的病毒株也有这个突变,后续会对我国疫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Grubaugh N D, Hanage W P, Rasmussen A L. Making sense of mutation: what D614G means for the COVID-19 pandemic remains unclear[J]. Cell, 2020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)潜在功能方面:D614G突变是一个错译突变(改变氨基酸的变异),而且该突变位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(spike protein,S蛋白)上( 图3),该蛋白是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核心武器,也是目前许多疫苗和疗法所重点针对的目标。因此,刺突蛋白上的突变更容易吸引众多研究人员的注意—这些突变可能会改变刺突蛋白的结构、性质和活力,进而让病毒更加容易入侵人体细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什么是D614G突变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新冠病毒的突变中,D614G突变的病毒株由于其的传播及潜在功能“脱颖而出”,然而病毒株持续在变异, 目前尚无充分证据证明D614G突变的病毒株的感染性,毒性有加强,尚未观测到对疫苗和检测的重要影响,后续需要更多实验验证和监测变异的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2(图片来源:Korber B, Fischer W M, Gnanakaran S, et al. Tracking changes in SARS-CoV-2 Spike: 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-19 virus[J]. Cell, 2020.;Daniloski Z, Guo X, Sanjana N, et al. The D614G mutation in SARS-CoV-2 Spike increases transduction of multiple human cell types[J]. bioRxiv, 2020.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目前没有证据表明D614G突变会干扰治疗策略,如设计破坏与ACE2的spike结合的单克隆抗体的药物。然而,在我们更好地理解D614G在自然感染SARS-CoV-2中的作用之前,任何疫苗或治疗设计都应该考虑到该突变的存在和可能的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边县城:震中距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116公里、距伊吾县203公里、距伊州区205公里、距木垒哈萨克自治县238公里、距奇台县284公里,距哈密市206公里,距乌鲁木齐市443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历史地震:根据中国地震台网速报目录,震中周边200公里内近5年来发生3级以上地震共14次,最大地震是2020年3月20日在蒙古发生的5.9级地震(距离本次震中177公里),历史地震分布如图。